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學生奸污了的處女老師
學生奸污了的處女老師

學生奸污了的處女老師


  吳鍈

  “咚咚咚”!

  辦公室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

  門被一個男生推開,他站在門口,叫了聲:“報告!”

  坐在辦公桌前的幸福村小學五年級(4)班班主任吳鍈老師抬頭看了男生一眼,微微蹙了蹙眉頭,輕輕“嗯”了一聲,讓男生進來。

  那名男生走到吳鍈面前,將一本練習本抵到她的面前。

  吳鍈放下了手上的筆,接過練習本。

  吳鍈的桌子上放著厚厚一摞練習本,是今天上午語文課上默寫的古詩,其中一大半已經批完了。

  “樓世杰,今天早上默了四首唐詩,你沒有一首默全對的,《楓橋夜泊》你更是半個字都沒默出來,你是不是又想讓我把你家長叫來?”

  那名叫樓世杰的男生低著頭沒說話。

  吳鍈看著樓世杰剛剛給她的練習本,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抄了大大的一篇《閏土》,這是為了罰他昨晚布置的幾門功課的作業今天早上一門都沒交。這可苦了樓世杰,原本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兩點半放的學,原本他還約好同學一起去街機房好好爽一把的,平時放學到家時父母也差不多回家了,所以沒機會,難得星期五早放學可以趕在父母回家前去過過癮,現在被老師這么一罰,從放學兩點半一直抄到將近五點,還必須趕在父母到家前回去,不然讓父母發現晚回家,問及原因肯定要挨一頓板子。

  想到這里,心中不由又泛起對吳鍈老師的憤恨。

  這個年輕的女老師是在他們二年級的時候成為他們班主任的,那時她剛從師范學院畢業兩年,來這所學校也才一年,來接替他們退休的前任班主任田老師。與和藹的田老師相比,吳鍈老師要嚴厲得多。其實這種嚴厲是負責,因為之前的田老師確實管教的比較松,一來田老師帶他們的時候他們才剛剛小學一年級,二來田老師自己也快退休了,可以說帶的并不是太負責任,班級的紀律比起其它班級來松散的多,平均成績在年級里也排倒數。

  而吳鍈老師上任后可以說是嚴加管教,這幾年來班級狀況可謂非常良好,她自己是語文老師,語文考試他們(4)班幾乎每次都是年級第一,其他科目的成績也都能排在年級前列。

  當然,每個班級都有“壞分子”,不愛讀書,調皮搗蛋,整天惹事闖禍,拖班級的后腿。樓世杰就屬于這類“壞分子”。

  樓世杰屬于發育比較早的那類,才五年級,11歲,就長到了一米六,比身材嬌小的吳老師矮不了多少,平時也愛和學校六年級預備班的高年級學生混在一起,愛泡網吧、打街機,沒幾門科目考試能夠及格的,對于吳鍈老師的嚴厲當然非常不痛快。

  吳鍈看了幾眼樓世杰的抄書就將它扔在一邊,繼續批閱剩余的古詩默寫,一邊批閱,一邊對樓世杰大念緊箍咒。

  切,還不是老生常談,什么考高中、考大學、找工作,都是些老掉牙的東西,我現在才小學,那種事情離我還遠著呢。樓世杰心中不滿的叨念著。

  趁著老師低頭批改的時候,樓世杰眼睛狠狠瞪了她幾眼,偷偷做了個鬼臉。

  當他瞪吳鍈的時候,看到吳鍈低頭的側臉,傍晚太陽臨近落山時略帶暗淡的光寫從吳鍈身后的窗戶中照射進來,勾勒出年輕女老師清秀的輪廓,樓世杰不知怎的內心竟一陣激蕩。

  雖說自己不喜歡這個“兇巴巴”的老師,但不可否認,班級里人人都認為,吳鍈老師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班級中一個傻里傻氣的男生曾“童言無忌”的宣稱,要讓吳老師做自己的“初戀情人”。

  一米六十稍出頭的嬌小體型,纖瘦苗條,烏發齊肩,襯托出一張玲瓏秀氣的瓜子臉,兩條彎眉下杏眼閃亮,瑤鼻秀挺,唇紅齒白,笑語嫣然。

  樓世杰的目光隨著吳鍈的臉龐沿著她白皙的頸項向下滑動,只見吳鍈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袖T恤,T恤最上一粒鈕扣微微敞開著,隱約露出胸前的白嫩肌膚。樓世杰不由得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希望能夠從吳鍈的衣領中看得更深入一些。

  當然,吳老師穿戴得還是比較保守的,并不會讓人從上看下而大泄春光。但人總是有想象力的。吳鍈老師身材曼妙,在T恤的包裹下,豐滿的雙乳高高聳立,曲線動人,衣領遮掩得越好,越讓人有一窺究竟的沖動。

  樓世杰的雙眼最終停留在吳鍈的胸脯上,此時正在批改默寫的吳老師上身微微前傾,豐胸自然下垂,更顯得豐滿、柔軟、有彈性。

  不知不覺,樓世杰的下體已經勃起,將褲襠支起了一個小帳篷。樓世杰忙拉了拉上衣遮丑。

  由于發育較早,樓世杰已經開始遺精,而且在于高年級學生的接觸中,也開始看一些色情雜志,也看過不少毛帶,甚至晚上已經開始有手淫行為,吳鍈老師也曾經是他性幻想的對象。平時看到班上漂亮的女同學也喜歡調戲捉弄一下,但因為大家年紀都小,也不怎么在意。今天,當他看著明艷動人的美女老師,伴著內心對她的憤恨,欲火突然間便爆發了出來。樓世杰感到勃起的下體被褲子勒的有些發痛,心跳開始加快,喉口干澀,雙手雙腳也不由自主地微微有些發抖。他突然有些感到害怕,但是眼睛卻怎么也不能從吳老師的胸口挪開,鬧鐘盡想象著吳老師渾身酥軟、赤身裸體時的曼妙景象。

  此時吳鍈終于將默寫全部批完,也結束了她的長篇大論。她理了理自己的辦公桌,站了起來,道:“我說的話都是為了你們好,你們卻總是覺得不耐煩。你們將來好不好是你們自己的事,關老師什么事?”

  吳鍈轉身將辦公室的窗戶關上,又拉上了窗簾。由于是星期五,除了遠在校門口的門衛,學校里早就沒有其他人了。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都五點多了,快點回家去吧。你看你,因為你,拖得老師都陪你留到這么晚。”

  樓世杰聽得心里又是一火,心想明明是你罰我抄書才弄得這么晚,現在反倒來怪我!

  正在關窗的吳鍈背對著樓世杰,樓世杰看著她柔軟纖細的蠻腰、被緊身萊卡面料黑色長褲包裹住的翹臀和長腿,心里暗暗下了決心,并偷偷將辦公室大門反鎖了起來。

  吳鍈將窗簾拉好,轉過身看到樓世杰還站在那里,道:“怎么還沒走?還有什么事?”

  樓世杰笑了一下,問道:“吳老師,你有沒有男朋友啊?”

  吳鍈皺了下眉頭,反問道:“問這個干什么?”

  樓世杰道:“班級里的人都很想知道。大家都說吳老師是我們見過的最漂亮的老師了,所以大家都很好奇、很想知道。吳越同學就說過,想讓老師當他的初戀情人呢。”

  吳鍈聽言苦笑了一下,佯嗔道:“老師哪有功夫談戀愛啊?!全部心思都用來管你們這群皮大王了!小小年紀不好好讀書,腦袋瓜子都在想些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啊?!”

  吳鍈只曉得樓世杰他們還都只是小孩子,心思單純,哪能想到樓世杰此刻心里的淫穢想法?

  樓世杰又說:“那吳老師是沒有男朋友咯?吳老師沒有男朋友的話,那一定還是處女吧!”

  吳鍈一聽微微一愣,心想現在的小孩子也太早熟了,平時都在接觸些什么東西啊?

  道:“你在說什么呢?還不快點回去!”

  樓世杰繼續說道:“吳老師還是處女的話,那第一個得到吳老師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此時吳鍈心里真的有些光火了,心想這孩子越說越過分了,語氣開始嚴厲起來:“再胡說八道的話老師可要生氣了,馬上給我回家去!”

  樓世杰朝吳鍈走近了一步,邪笑著說:“吳老師,讓我做你第一個男人吧!讓我幫吳老師開苞!吳老師長得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干起來一定非常舒服!”吳鍈聽了完全愣住了,就像全沒聽懂樓世杰說的話一樣。她沒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種話。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不禁怒由心生,劈頭蓋臉給了樓世杰一記耳光,然后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是誰教你說的這些不三不四的話!實在太放肆了!去,打電話把你父母叫來,讓他們好好管教管教!去!”

  樓世杰捂著被打疼的臉,心中反而不怕了,道:“吳老師好兇好辣啊!我聽人說,越兇越辣的女人干起來越有味道……”

  樓世杰還沒說完,吳鍈又給了他一記更狠的耳光。

  這一記耳光也徹底將樓世杰的兇性打了出來,他突然撲向吳鍈,一把將她抱住,摁倒在窗前的一張辦公桌上。

  吳鍈哪想得到樓世杰竟如此膽大,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一時沒有防備,才被他摁倒在桌上,桌上的課本文具被弄得散落一地。

  樓世杰趴在老師的身上,將臉直埋入她的雙乳間。吳老師的乳房又豐滿又柔軟,加上身上香水的淡雅香味,大大刺激了他的腎上腺素分泌,讓他獸性大發!吳鍈驚叫著想將身上的樓世杰推開,卻發現樓世杰力大的自己完全推他不動。這是因為一來自己處于突遭襲擊的慌亂之中,她哪曾料到樓世杰竟然會試圖強奸自己,力氣無從使出,二來樓世杰畢竟是男生,且正處在發育階段,又因為獸性激發身體潛能,故力氣大增,讓吳鍈一時也推不動他。

  吳鍈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道:“樓世杰!你干什么?!住手!放開我!快放開老師!你不可以這樣!快住手!”

  此時的樓世杰哪聽得進她的說話,反而雙手抓住美女老師的衣領,用力朝兩邊撕扯,領子上的兩粒鈕扣也被崩開,暴露出胸前的大片肌膚。

  樓世杰發了瘋似的在吳鍈裸露的胸前又親又舔。吳鍈內心憤怒與恐懼夾雜,雙手不住的揮動抽打著樓世杰的腦袋。

  樓世杰雙手抓住老師的手腕,力氣大的把吳鍈弄得生疼,努力掙扎了好幾下都沒能把手抽出來,只能利用身體不斷扭動做著調整,讓自己踏踏實實的躺在桌子上,好騰出雙腳,用膝蓋頂住樓世杰的小腹,不讓他死死的貼住自己的身體。

  果然樓世杰直起身子,放開吳鍈的雙手,轉而抱住她大腿,趁著她的雙腿沒有完全夾攏,將頭伸到了老師的雙腿間,用臉摩擦老師的襠部。

  美女老師大驚之下嬌呼一聲,聲音無比誘人。雖說隔著褲子,但襠部畢竟是一個女人不容他人觸碰的敏感部位,樓世杰的摩擦瞬間帶來一陣酸麻之感,滲遍全身,惹得吳鍈渾身一陣震顫。

  不過她也因此能夠從桌子上坐了起來,危難之間雙手抓住樓世杰的頭發拚命拽拉,樓世杰吃疼不過,從老師的雙腿間抬起頭來,保住老師雙腿的手也有所放松。

  吳鍈趁機用雙腿蹬開樓世杰,從桌上爬下,往大門跑去。一拉大門,發現已經被鎖住了,手忙腳亂之下一時竟也打不開門鎖。

  “來人哪!救命啊!救命!”

  吳鍈一邊努力開鎖一邊呼救。可是門還沒打開,樓世杰已從后趕來,一把環抱住老師,將她緊緊貼在門上,雙手從后繞前,一手按在她的左乳,另一手深入她的雙腿間,一招“猴子偷桃”,抓住了吳鍈的襠部,隨后隔著褲子用手掌摩擦著她的下體陰部。

  吳鍈遭到樓世杰上下其手,連忙分別抓住對方的雙手,想將它們推開。雖然都隔著衣褲,但是敏感的乳頭和陰部還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樓世杰手掌帶來的刺激,酸麻陣陣,使整個身體都感到酥軟無比,這種感受簡直難過之極。

  “啊……不……快點住手!樓世杰你太過分了!你……你怎么能對老師這樣?!呃……停下來……啊……不……不要……救命啊!不要……住手啊!”

  樓世杰撫摸著美女老師的敏感部位,觸手柔軟。吳老師的秀麗臉龐此刻花容失色,顯現著又是氣憤、又是驚恐、又是羞澀的神情,更是別具韻味,再加上她的連連嬌呼,更是惹得樓世杰心中癢癢,不能自已。

  樓世杰雙手再次抓住吳鍈的衣領撕扯。有了剛才的基礎,這次樓世杰成功將吳鍈的衣領撕開,“噗嘶”一聲,吳鍈右肩的衣領已被樓世杰撕開,露出渾圓光潔的香肩,和項間胸前的大片肌膚。乳白色的內衣帶掛在肩上,讓樓世杰看的雙眼直放光。

  他用手指撩開老師的內衣帶,吻上了老師的香肩,雙手也按住了她的雙乳。

  驚恐之下吳鍈雙手撐住大門,用力向后推去,一來身未成年人,隨是女性,但力氣終究大過只是小學生的樓世杰,二來危急時刻,力氣也自比平時更大,竟將樓世杰推開,樓世杰只得放開老師的雙乳,雙手將其攔腰抱住。

  樓世杰抱著吳鍈左右甩動,讓吳鍈雙腿不能保持平衡,無從著力,從而消耗她的體力,緊接著將她甩倒在一張辦公桌上,將她面朝下壓住,隨后“嘶”的一聲將左肩衣領也撕了開來。

  此時吳鍈心中已是恐懼壓倒了其他心理,心想若是真被自己的學生施暴奸淫凌辱,自己的清白聲譽將一掃而光,那將來自己還如何做人啊?

  念及此處,吳鍈右手反身一肘擊中樓世杰的面頰,將他從自己的身體上擊離,但自己也因為反作用力而朝反方向摔倒。

  所幸這肘并未完全集中部位,著力不實,樓世杰雖感疼痛但四溢的獸欲很快便將疼痛掩蓋,使他很快便站了起來。

  而看到樓世杰這么快就站了起來的吳鍈心中大駭,雙腿一軟一時竟站不起來,只得一點一點朝后退去。

  “不……不要過來……不要!你……你滾……滾出去啊!救命啊!不要過來!”

  樓世杰看著吳鍈雙手拉起被撕開的衣領遮住裸露的雙肩,雙手死死抓著衣領,臉上滿是驚恐的神情,呼救的語氣中略帶哀求的成分,心中充滿了報復的滿足感。樓世杰一把朝老師撲了過去。

  吳鍈尖叫一聲,轉身朝后手腳并用的爬著逃去,但是一間辦公室就那么點地方,能逃到哪兒去?吳鍈再度被樓世杰一把抱住,被其利用身體的重量壓倒在地。

  這次吳鍈再也沒有力氣將壓在自己身上的男生推開,身為女性,畢竟耐力有限,連番的掙扎已讓她有力不從心的感覺了。

  樓世杰將她的身體反轉過來,然后坐在她的身上,俯身吻住了吳鍈的香唇,舌頭探到對方口中,滿口芳香四溢。

  吳鍈卻覺醒臭不堪,雙齒一咬,樓世杰“啊”的一聲,吃痛離開吳鍈的嘴唇,用手指摸了摸背咬疼的舌頭,竟被咬出血來了,一怒之下一巴掌抽在吳鍈臉上,將美女老師的半邊秀臉打得通紅,然后俯下身子,親吻老師的頸部、香肩。

  “啊……不!不可以!樓世杰你不能這樣!老師求求你,住手啊!”吳鍈雙手使勁撐住樓世杰的腦袋,向他哀求道,“樓世杰,你聽老師說,你不能這樣,你這么做是不對的!”

  “哼哼,有什么不對啊?老師你太漂亮了,我早就想操你了!你知不知道,好幾天晚上我自慰的時候,腦子里幻想的都是你啊!今天我一定要操你!操死你!爽他媽的死你!”

  “你!你神經病!住手,樓世杰,老師求求你,放開我!你……你還小,你還不能,這……這種事情不是這樣的……”

  “我當然知道,毛帶我看的多嘞!我知道,女人就喜歡被人捏她們的奶子,奶子越大越希望被別人捏,就像吳老師的大奶子一樣!哈哈!”雙手隔著衣服,用力捏著吳鍈的雙乳。

  “啊!不要!不……不是……不是這樣的,你不懂……不可以啊……啊!救命啊!”吳鍈掙扎道。

  “我懂得,吳老師我全懂!雞巴翹起來了當然要找小嫩屄插,吳老師,我現在漲得好厲害,你就讓我插吧!吳老師你知不知道,我想死你了!”言罷抓住老師的雙手,強行摁到兩旁,將雙頭埋入老師的雙乳間。

  “不!你這是犯罪,你會坐牢的!”

  “嘿嘿,我還沒成年,不會被判刑坐牢的!吳老師,我要強奸你!我要奸死你!我要把你綁起來,扒光你的衣服!”

  樓世杰坐了起來,解下了自己的皮帶,先抓住吳鍈的一只手,然后用腳壓住她的另一只手,隨后抓著她的手用皮帶綁在旁邊辦公桌的桌腳上。

  “住手!不要!救命……救命啊!啊!住手啊!”

  雖然吳鍈拚命掙扎反抗,但是由于一只手被壓住動彈不得,另一只手則難以抵擋樓世杰雙手的攻擊,無奈之下只得任由他將自己的手捆綁住。

  接下去,樓世杰抓住了吳鍈的另一只手。由于一手已經被捆綁束縛,剩下來的一只手也孤掌難鳴,只得眼睜睜的看著樓世杰將自己的雙手全都捆綁在桌腳上,心中已被深深的恐懼和絕望占據,眼淚不由得落了下來。

  樓世杰看著躺在地上衣衫不整、無力掙扎、無助落淚的美女班主任,想到馬上就可以將她奸淫到手,心中無比暢快。從口袋中掏出手機,對著美女老師那梨花帶雨的俏臉拍攝了幾張,雖然吳鍈別過頭躲開,但還是被樓世杰正面、側面的拍攝了好幾張。

  隨后樓世杰將自己脫了個精光。

  “不……不要……不要過來……我求求你……不要啊!”看到脫光了的樓世杰,吳鍈的雙眼不由得落在了樓世杰雄赳赳氣昂昂的陽物上。她做夢都沒有想到,一個年僅11歲的小男生下體竟會發育得如此驚人,又粗又長,更是嚇得心驚膽戰,連忙閉起雙眼,大聲尖叫!現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期望門衛能夠此刻來巡視校園,聽到她的尖叫,前來解救她。又或是有哪個因事逗留在學校的老師或學生能夠聽到。

  這可惜,命中注定她要遭此一劫,因為不僅學校已經人去樓空,那個門衛也正呆在他的門房間里,翹著二郎腿欣賞著電視劇頻道播放一整個下午的電視連續劇。


  樓世杰用舌頭不斷舔弄著老師的腳心,而腳心則是最容易癢的部位,吳鍈被樓世杰舔得奇癢難耐,雙腿一陣一陣抽動,向縮回雙腿,但是樓世杰抱著自己的雙腿,你退他進,你進他退,雙腳始終被他控制著,偏偏被他弄得既難受又想笑,簡直哭笑不得,只得無奈的掙扎反抗。

  終于,樓世杰停了下來,笑著問道:“怎么樣,吳老師?我的足底按摩舒不舒服啊?”

  吳鍈提著的一口氣終于松了下來,胸口劇烈的起伏,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說不上話來。

  樓世杰的雙手一點一點從吳鍈的小腿摸到她的大腿,然后不停的撫摸著美女老師的大腿。

  由于剛剛被樓世杰搔弄自己的腳心,搞得吳鍈全身都變得異常敏感,樓世杰的撫摸也帶來一陣陣酸癢,弄得酥麻感覺一陣一陣的襲上心頭。??吳鍈此時淚流滿面,內心充滿了屈辱、羞憤和恐懼,以前每當她看到熒幕中或新聞里有關強奸的場景她都會覺得非常不舒服,認為對于一個女人來說,強奸可說是最最恐怖的事情。可是沒想到,這種可怕的事情竟然真的將要發生在自己身上,更難以想象的是,對她施暴的竟然是自己班中所帶的學生,一個僅是小學五年級、年僅11歲、剛剛開始發育的小男孩,更讓她感到難以言喻的羞恥。

  她的雙手被死死的捆綁在桌腳上,而樓世杰則整個人坐在她的雙腳上,想要反抗卻實在無力掙扎,拚命呼救也只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得對著自己的學生苦苦哀求。

  “樓……樓世杰……求求你……老師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對老師……你……你不可以這樣!”

  樓世杰象是聽不到老師的哀求一般,將手探入吳鍈的雙腿間,撫摸著吳鍈的大腿內側。雖然吳鍈緊緊夾住自己的雙腿,但是由于大腿肉質柔軟,還是被樓世杰輕而易舉的插了進去。

  樓世杰的手順著吳鍈的大腿內側向上移動,直到大腿根部的時候還有手指輕輕扣了一下她的下體,惹得吳鍈嬌軀一陣震顫。

  接著樓世杰解開了吳鍈的皮帶,將它抽了出來,隨后重重在美女老師的美臀上抽了一鞭!

  “啊!”吳鍈吃痛大叫一聲。

  “啊唷喲,對不起啊吳老師,我打疼你啦!”樓世杰裝模作樣的說,“讓我幫老師把褲子脫了,替老師揉揉吧!”

  說罷便開始解吳鍈長褲的鈕扣。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不!住手……求求你不要啊……”

  美女老師一邊不斷哀求,一邊拚命扭動下體掙扎。

  樓世杰解開褲子的鈕扣后,將美女老師的褲子強行脫掉,隨后粗暴的一把將吳鍈的白色小內褲扒掉。

  “呃……不……”

  吳鍈滿臉淚痕,驚恐不已,緊緊將雙腿夾住、疊起,遮擋著女人下身最私密的部位。

  吳鍈的雙腿纖長勻稱,皮膚如絲般光滑柔嫩、如牛奶般白嫩光滑,就如同以漢白玉雕刻出來的藝術品一般。

  樓世杰在內心中狂呼,感謝上帝給了他這么一個完美迷人的女老師。

  他抓住吳鍈的雙足,用力強行分開,隨后將自己的腰身夾在雙腿間,然后死死盯住了美女老師雙腿間的神秘地帶。

  只見一叢烏黑柔軟的陰毛覆蓋下,兩片粉紅色的肉瓣微微開啟,隨著呼吸微微一張一闔,身體沁出的絲絲汗珠依附著陰唇隱隱發出光澤。這就是美女老師含苞待放的處女私處,等著他來采收。

  樓世杰一時間看呆了,喉嚨如同火燒一般干澀,雖然他從色情書刊、毛帶也看到過很多女人的陰部,對其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那些騷女人的爛屄又怎能和吳鍈保存完好的陰部相比。

  樓世杰強壓心中的念頭,探手從辦公桌上拿下一把插在筆筒中的美工剪刀,道:“吳老師不要亂動哦,萬一我已不小心手抖一下,吳老師光滑的肌膚就要見紅咯。”

  說罷,便用剪刀將吳老師的上衣一條一條的剪碎。吳鍈早被嚇得不敢動彈,連呼叫都忘記了。

  很快樓世杰變將吳鍈的上衣剪得分分碎,丟置在一旁,吳鍈渾身上下只余一件乳白色的胸罩遮體。

  乳罩下,一雙美乳的形狀已經依稀可見,兩個罩杯之間露出了幾寸雪白得不見一分瑕疵的玉白肌膚,那緩緩隆起的柔和曲線清晰可見,連雙乳之間淺淺的乳溝也含羞答答的出現在樓世杰眼前,風光綺麗。

  樓世杰一邊猛吞著口水,一邊小心翼翼的將雙手探到吳鍈身后,去解開胸罩的口子。而吳鍈則無助的將頭別向一邊緊閉雙目,默默流淚忍受著即將全裸在自己學生面前的羞恥。

  吳鍈緊閉雙目,但淚水卻不斷涌出,她微啟香唇,不斷地低聲呻吟著“不……不要……”,“啊!不!不!不!不要!不要!停下來!停下來!住手!不要啊!啊啊啊啊!”

  樓世杰終于一點一點地將自己的陰莖插入了美女老師的陰道內,只覺吳鍈那狹窄的陰道將自己的陰莖完完全全的包裹起來,緊壓、摸擦著自己的陽物,體驗著前所未有的快感。這種快感,是靠自慰手淫完全不能達到的。

  插到一半,樓世杰感到前路被阻,此時他的心中異常興奮,因為他知道前路阻隔的便是女人最為珍貴的處女膜,于是挺直上身,預備做出最重要的一擊。

  而吳鍈也知道自己珍藏二十多年的貞操清白即將被自己的學生慘無人道的奪去,愈發嘶聲裂肺的呼救哀求。

  只見樓世杰腰身一挺,吳鍈感覺到一陣下體撕裂般的疼痛,一聲慘呼,美女老師的處女膜應聲而破。樓世杰的陰莖直沒入根部,死死的抵住花蕊中心。

  吳鍈躺在地上,為痛失貞操而放聲大哭,樓世杰則閉上了自己雙眼,似是在慢慢享受將教導了四年的美女老師破處開苞的痛快感受。

  隨后樓世杰俯身雙手緊緊環抱住身下的老師,將臉埋入吳鍈的雙乳間,下體開始在吳鍈的陰道內抽插著。

  起初他的頻率很快,也將吳鍈弄得很疼,但隨著他的不斷抽插,吳鍈的陰道內分泌出越來越多的蜜液,陰道內壁越來越光滑,雖然內心無比痛苦絕望,但身體卻不受控制的隨著樓世杰的抽插一上一下遞送著,喉中也發出陣陣呻吟,肌膚由于血液上涌而更顯得白里透紅、嬌嫩無比。

  樓世杰只感到抽插的越來越順暢、越來越舒坦,他沒有想到原來和女人交合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情。在抽插了數百下之后,下體肌肉一緊,樓世杰知機的將陰莖深深插入老師花蕊中心,緊接著陽關一松,一股白花花的精液便噴涌而出,一滴不剩的射進了美女老師的身體中。

  一陣痛快的樓世杰筋疲力盡的撲倒在老師的懷中,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只可惜,由于這是樓世杰的初次上陣,持續的時間不長,雖然將美女老師的陰道弄得蜜水橫流,但卻仍差一步未能使吳鍈也達到高潮。

  休息了一會兒后,樓世杰心滿意足的從老師身上爬了起來。這位美女老師滿目淚痕、泣不成聲,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這樣被自己的學生奸污了,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就這樣射在了自己的體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