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騷婦做性奴
騷婦做性奴

騷婦做性奴

我叫黃明珍,38歲。因為一些原因不得已我到了“美奴所”當了一名SM女郎,“美奴所”是一處專美為SM愛好者提供場地和小姐的地方。我顧名思意就是一名受虐女郎。干這一行雖然可以有豐厚的收入但吃的苦受的虐待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下面就說一說我第一次出鍾吧

這里的出鍾分2種,第一種就是內鍾,意識就是在“美奴所”內被客人包,第2種是外鍾,就是被客人包了帶出去,時間不定,時間越長,當然錢也越豐厚。

記得我第一次出外鍾是我第一天到“美奴所”上班還沒有適應環境就和一個叫小穎的女孩一起被一名客人包了外鍾,時間是1個月。那天天有些熱了。我穿一件米色的連衣超短裙,一雙肉色的厚長筒襪、紅色高跟鞋。小穎和我穿的一樣的穿著,但顏色不一樣。(這是客人事先要求的)受命去某地方的XX酒店702房找狄先生。來到酒店的路上一路想著我會如何的受到虐待,曾經聽姐妹們說過受到的非人虐待心理就有些發毛“你新來的可要不知道,這些人都不會把你當人看,雖然不會把你弄殘廢和留下明顯的傷痕,但多數會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你越痛苦他們就越興奮了。”想到這些我的冷汗已經出來了。小穎畢竟是老手了也許是習慣了,到看不出有什幺不適。

哎!不知道我第一次的出鍾會是什幺樣的命運。想著想著以到了702的門口。我默默的站在門口,小穎好象看出了我的心事含笑著安慰“不要怕,不會有遺留的傷害的,雖然痛苦點但但再苦在累不就是1個月,想一想堅持一個月鈔票就到手了”我感激的笑了笑沒有說話。我知道小穎說的沒有錯,堅持一個月錢就來了,可是一個月啊好長的時間,不知道會有什幺樣的命運。小穎說:“進吧,站著也不是事遲早的事。”說著已經按響了門鈴。

隨著門鈴的想起我感覺到了心臟的跳動聲,“啊。知道邁進了這個門就等于是地獄的開始了”我的冷汗也流了下來。

當門鈴第2次響起的時候門就開了,門口站了一位40多歲的男人。只見他看到我們眼就發癡了,我感覺他的目光就沒有離開我。看的我很彆扭,還好是小穎打趣的笑著說:“怎幺狄老闆不打算叫我們進去?是嫌棄我們丑?”

那狄老闆好像醒了過來便說:“哈哈哪里那里,怎幺會,“美奴所”的姑娘就是漂亮,每個都好像仙女,快快請進。”

我的臉頓時紅透了,但是小穎馬上對狄老闆說:“是嗎?哈哈,那老闆可要愛惜我們呀,不要把我們折磨的太狠呀。”只見小穎從容的進去了。我也隨后跟了進去。狄老闆色咪咪的笑著說:“那是當然了,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2位美女的哈哈 ”

進去閑聊了一時狄老闆就說:“我們是下午4點的車,只有2張票只有委屈一位小姐逃票了。”

“逃票?什幺意識?怎幺逃?”我好奇的問。

“呵呵,很簡單。只要你們其中一個進這里一直到目的地就可以了。”說著狄老闆拿出來一個皮箱,大小剛好一個人綣身窩在里面。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在想“這里到目的地要15、6個小時,在這個箱子里不難受死了,我明白了這都是他設計好的了”

“你們誰進?”狄老闆似笑非笑的說讓我看都有些恐懼。

我看出來小穎的臉色也變了,顯然她也害怕進這里到目的地,我看著她不知道怎幺辦才好,小穎看了我一下笑著對狄老闆說:“狄老闆她是新來的就叫她先嘗試一下吧!”

“不要呀,我不干!”我本能的反映脫口而出。

“哦!她是新來的呀,那她還不知道SM了,這樣吧,照顧一下新人這次你就先進吧,我們回去在慢慢教她,你先去洗個澡,我們準備一下吧!”狄老闆原來意識是叫小穎進呀。

“狄老闆,我不~~~~~~~~”

“快去就是你了。”只見狄老闆面帶怒色的打斷了小穎的話。

小穎的臉色很難看知道在說也是沒有用的了,她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無奈的進了浴室。

“來我們一起去洗澡。”狄老闆命令我也脫去衣服一起進了浴室。

我們洗完后狄老闆叫燕趴在浴室的面池上說:“由于你要特殊的運送到目的地所以要先給你清理腸道”這個燕好象已經習慣了到沒有什幺反映,順從的趴在面池上。狄老闆把水管打開一頭直接插進了小穎的肛門里。就看見小穎的小肚慢慢的鼓了起來,她好象很難受開始小聲的呻吟了起來:“啊啊可以了,不要在灌了。”狄老闆剛拔出了皮管就見小穎跑到馬桶旁開始排泄了,如此的清洗了3次狄老闆才滿意叫小穎在沖一下身子。

等到小穎出來的時候只見狄老闆打開了皮箱,我一看哇!里面放了好多的跳蛋、繩子等SM用品,小穎苦笑了一下說:“狄老闆不要了吧,到你家在好好的調教也不遲呀。”

“哈哈,那怎幺行快來我來給你化裝。”小穎也沒有辦法,狄老闆拿出來一個雙跳蛋一個塞進小穎的陰道一個塞進了肛門然后又拿出來一個口球上面帶一根長長的透明管子,我起先還不知道這個管子有什幺用后來才知道只見狄老闆用口球塞進了小穎的嘴里另一頭的管子擦進了她的尿道一直到膀胱,她在那里痛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嘴里只能發出“嗚嗚~~~”痛苦的叫聲,狄老闆笑解釋說“呵呵,這樣她就可以小便了,不然在皮箱里怎幺小便呀,要15個小時才能到目的地來。”說著狄老闆便用繩子給小穎捆了個丁字褲使塞的東西不容易掉出來。然后命令小穎穿上她的褲襪,再把她的雙手背在身后手掌并在一起用黑膠帶裹上,在把她的雙腿和身子并蜷在一起用膠帶一圈一圈的裹上一直把2個腳也裹了起來才為止,使小穎蜷在那里一動不能動。最后拿出了一個黑色的頭套套在了她的頭上,只有鼻孔的2個小洞可以留呼吸。

“哈哈,好了,要不是遠怕你血液不通就用繩子綁了,這次就便宜你了。”說著把只能發出輕微“嗚嗚~”叫聲的小穎抱進了皮箱。把跳蛋的插頭接在了皮箱里的蓄電池上,狄老闆說這個蓄電池足可以工作到目的地了。狄老闆之后就打開了電源并關上皮箱的蓋子,小穎將在這個小箱子里度過1天多她特殊的旅途。我仿佛感覺到了跳蛋在小穎的體內正在瘋狂的跳動,她正在痛苦的呻吟著的聲音。哎!還好我逃過了這幺一節。

“來,到你了,把這個穿上。”狄老闆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路,他遞給我了一個皮子帶陰塞和肛塞的貞操帶和一雙黑色開檔連褲襪。我無奈的穿上褲襪,在穿貞操時肛塞太粗了,我剛塞進一點肛門就痛的再也不敢往里塞了,我看著狄老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怎幺怕痛呀,哈哈,來我幫你吧。”狄老闆看出了我的心事,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還是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他來到我身邊和我說話分散了我的注意的同時狠命的將肛閂塞進了我的肛門。我頓時痛的眼淚留了出來“嗚嗚~好痛呀求求你快拔出來呀。”我哭著哀求到。可是狄老闆根本不顧我的哀求并說:“沒有什幺馬上習慣就好了,哈哈 ”狄老闆一邊笑著一邊把貞操帶上的鎖鎖上了。

“好了,你就先簡單的湊合一下就這樣可以了。把衣服穿上我們走吧。”說著把裝小穎的箱子擡到了一個小行李車上然后他就穿起了衣服,我知道在求也是沒有用的了只好哽咽的穿上自己的衣服,就在一切準備好準備出門的時候他突然看到了我丟在床上換下的長筒襪,狄老闆說:“來,把這個塞進嘴里你就不要說話了!”

這個可是我穿了2天的了,我說:“不要呀,好髒的”

“自己的髒什幺呀?快別啰嗦了!”我只好拿著絲襪慢慢的塞進嘴里。

腳汗使絲襪在嘴里有些鹹絲絲的味道,使我有些想吐的感覺。狄老闆推這箱子我們來到酒店的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他先把箱子裝進了車的后備箱我先上了車,忘記了自己穿著早操帶一屁股做在了坐位上頓時肛門像被撕裂了一般,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因為嘴里塞著絲襪沒有叫出多大的聲音,我趕忙捂住嘴,翹起屁股等疼痛過去才敢慢慢的坐下。這時狄老闆和司機也把箱子裝好上了車。車子開動了,汽車每顛簸一下陰閂和肛閂都狠狠的頂一下,這哪是在做車要到像是在受刑,“哎!這才剛剛開始不知道以后還要遭受什幺樣的折磨等待著我 ”我不敢在想下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汽車很快的開到了車站,狄老闆和司機把裝著小穎的箱子從車的后備箱慢慢的擡了下來,狄老闆說:“慢點啊,箱子里放的易碎物品啊。”狄老闆一邊擡一邊叮囑著司機。

等箱子輕輕的放到地上后狄老闆掏出一張鈔票并說:“不要找了!”

“啊謝謝啊謝謝老闆了。”狄老闆笑笑沒有說話把箱子的把手拉了出來便和我一起往車站走去。因為到列車開車還要有一段時間,所以我們先到列車候車室去等車,到了候車室找了2個空位做下。

“把絲襪拿出來吧,這里人多了,喝點水吧。”狄老闆一邊說一邊拿給我一瓶綠茶,我感激的點點頭接過綠茶。我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拿出嘴里的絲襪拿出來塞在了口袋里。天氣的炎熱加上嘴里塞著絲襪早就口乾舌燥的了。打開瓶蓋就灌了半瓶。

狄老闆也喝了一點就把放小穎的箱子挪到了跟前,說:“這小美女在里面一定還在爽呢!”他微笑著和我悄悄的說。

沒當我看到這個箱子心里都特別害怕,在里面就象于世隔絕,要呆10幾個小時。候車室人也很多可是誰會想到我們箱子里裝的是一個活生生的美女。

等了一時廣播便響起了剪票的聲音,“我門也走吧!”狄老闆一邊拉起箱子一邊和我向驗票的閘口走去。

上了列車我們找到自己的地方,是單獨的房間,有4個位置。里面已經有了一對年輕的夫婦了。進去后狄老闆把箱子塞在了床下,便和那對夫妻互相聊了起來。我在一旁很少說話,列車緩緩的開動了。他們聊的好象很盡興,我躺在上鋪聽著聽著不知不覺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被狄老闆推醒,他說:“該吃飯了,起來了!”

這時我才看到外面已經黑了下來,那對夫妻也不在了估計出去吃飯了。我爬下床剛穿上鞋子,就聽著狄老闆說:“我門看看她怎幺樣了。”

“好啊!”其實我早已經想看看小穎現在是什幺樣子了。狄老闆拖出箱子打開,估計是小穎感覺有人開箱子了,拼命晃動著頭(現在她也只有頭能夠動)。我雖然看不到小穎的表情可是我可以感覺到她現在一定很痛苦。狄老闆拍了拍她的屁股笑著說:“旅行才開始,在堅持一下了。”其實說了小穎現在也是聽不到的,她的耳朵已經被封上了,說完就把箱子從新鎖上了。

“走,我們去吃飯。”說著狄老闆拉著我便往餐車走去。

吃完飯出來我飽到有點想小便,叫狄老闆先回去我先去了小便。還好列車的廁所只能一個人進,不然很容易被人發現我還帶著貞操帶,那就丟死人了。等小便完后回到車廂他們又在閑聊來,哎!寂寞的旅程也只有靠這個來打發時間了。可是我沒有什幺興趣和他們聊天,主要是有一點內向加上有心事。回來便脫了鞋子爬到了上鋪一邊聽他們聊天一邊想著自己的心事。

我心想:“不知道小穎現在在想著什幺。哎!要是我被裝在箱子里現在是什幺情形。還好不是我,要不我一定瘋了,不能看不能動不能聽。多幺可怕。現在我很慶倖自己,雖然下面的小穴和肛門被塞了東西,不過現在也有點習慣了,最少我暫時還是有點自由的。”

由于天氣熱,腳上還穿這皮鞋走了半天,真想好好的洗個腳,可是我知道這個是不可能的了,帶著貞操帶絲襪都脫不下來,看來我是要穿著這雙絲襪到他的地方了。連睡覺也不能脫,不過想想小穎現在的處境我也感到滿足了。

轉眼到了深夜他們也要上床睡覺了,狄老闆爬到上鋪邊把跳蛋悄悄的打開,開到了最小。我乞求著他說:“不要啊,有人啊”

“沒有事,只要你不放蕩的叫,他們不會知道的,不要關了啊,不然有你好看的,你也睡覺吧!”說著狄老闆把被子給我蓋上就回到我的下鋪自己睡覺了。

跳蛋在我的下體慢慢有節奏的跳動著,頓時感到快感慢慢的傳便全身,可是不敢呻吟。怕別人聽到,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忍著。我不敢往上面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腦子里只有想一些其他的事情。肚子這個時候也有點餓了,哎,因為在這段時間大便是不可能的,所以晚上吃飯沒有敢吃的太多。可是現在獨自卻咕嚕咕嚕的叫了。

我被一陣喇叭的聲音吵醒,仔細一聽,是說下一站就是目的地了。我看看旁邊發現他們已經起來過了,“是快到了嗎?”我問狄老闆。

“是啊,看你睡這幺甜就沒有叫醒你,快去洗漱準備一下馬上下車了。”狄老闆笑著回答。我起身發現跳蛋已經不跳了,不過內褲已經被從貞操帶旁邊流出的弄濕了一片。來也沒有買內褲又不能拖掉,只能繼續穿了。

到了目的地已經是中午了,出了火車站就找了一輛計程車直接到了狄老闆的住處。那是一棟獨院的小別墅,哇,里面好漂亮。我什幺時間才能擁有這樣的房子啊,我心理暗暗的想。我剛看完大廳發現狄老闆已經把小穎從箱子里抱了出來,正在剪掉她身上的膠帶。等把她身上所有的“裝備”去去完了,終于看見了小穎的樣子,她臉色白的很嚇人,兩個眼通紅,不知道是哭的還是猛然見到陽光搞的。躺在地上不住的喘了粗氣。估計是小穎由于箱子太小,只能蜷縮在里面太久,兩條腿已經麻木了還是蜷在一起,狄老闆慢慢的把她小穎的腿屢平,她像是很痛,可是沒有力氣叫了,發出的聲音很小,我也趕忙過去幫者按摩她的雙腿。

過了一時只聽王老闆說:“來,我們去好好的洗澡然后去吃飯。”哇終于可以洗澡了,我高興的想著,邊扶起小穎一邊跟在了狄老闆后面來到了他的浴室。里面真的很大,中間放著一個大浴缸。旁邊還有一個桑拿房。我和小穎坐在旁邊等看著狄老闆放水。做下后肛門被肛塞頂了才想起來自己的貞操帶還沒有去下。

“狄老闆,我的還沒有去掉啊!”我指指下面。

“啊!哈哈把你忘了,來,我給你解開。”說著拿出了鑰匙打開了貞操帶,在拔肛塞的時候頓時感到一陣便意。

“狄老闆,我想方便一下。”我不好意識的小聲說道。

“對了,你不說我都忘了,等一下,我來幫你們。”說著狄老闆就出去了,我正在納悶他要做什幺就聽小穎說:“哎,肯定又要灌腸。”說著就見狄老闆回來了手里著一個灌腸器,啊,我還沒有用過這個東西,“不要了啊王老闆,我不方便了。”


“那怎幺行,你不方便也要給你們清理一下的了,這幺久沒有清理了里面一定很髒了,還有以后不要在叫我狄老闆,在這里要叫我主人,快點趴在板凳上。”看到小穎很順從的趴下了,我也只好慢慢的扒下,奈老闆不現在該叫主人了。主人走到我們后面先把管子的一頭塞進了小穎的肛門,另外一頭接到了一個容器里,看著液體慢慢的往她的體內流去。我的心理都有些發毛。主人又拿出一個管子不過和她用的不一樣,是個中間帶一個球型的。

“她經常灌了多少無所謂。你看來還是第一次就我手動給你灌吧。”主人解釋到。

說著把管子的一頭插進了我的肛門一頭放在水里,他不住的按動中間的球體,我感到一絲絲冰涼的水在慢慢的注入我的體內,“啊,主人受不了了啊,可以了。”

“早來,不要說話,差不多的時候我會停止的。”我感到小腹越來越漲,一直在咕嚕咕嚕的響著,“啊 啊”我發出痛苦的呻吟,回頭看小穎也是皺著眉頭盯著那容器看,我估計那容器最少裝了500cc的水現在下了估計有300cc了,我的下體已經感覺不到水的注入了只有肚子一點一點的大起。

“好了,照顧你就先灌250cc吧 ”終于停了,這個時候我的便意已經到了門口。迫不及待的到馬桶上坐下也顧不得羞澀了。只能聽到“呼啦、呼啦”的排泄聲。我的臉感到滾燙的,這還是第一次在別人尤其是一個男人面前排泄,而且聲音還這幺大。小穎也和我一樣,不過到沒有看出來她有羞澀羞澀的表情,到是很自然,看來是習慣成自然了。一直灌了3-4次他才算滿意。肚子頓時空空的了。

等洗完澡主人便說:“幫我裝點東西回來喝啊。”只見他拿出了一灌鮮牛奶和一瓶可樂。

“裝這個做什幺啊?”我感到不是這幺簡單的裝,但不知道他是什幺意識。主人笑而不答,小穎像是知道了什幺笑的很不自然。

“小穎,你就裝可樂吧,明珍,你裝牛奶。”說著又拿出了灌腸的皮管。

我頓時明白了,“啊,怎幺能這樣啊,不要啊!”我哀求道。可是主人更本就不理我的哀求,把2罐飲料都灌入了我們的體內。我灌的牛奶還好沒有什幺氣體,可是小穎~~只聽到她的肚子不時的咕嚕咕嚕的響著。等灌完后主人叫我們和他來到一個房間,里面都是女人的各種衣服、內衣。又拿出2副貞操帶,和我剛才帶的是一樣的有2個栓的,“還要帶啊!”小穎皺著眉頭說。

“是啊,不要出去吃飯的時候你們在控制不住流出來了,那時怎幺辦?”這次由于體內灌了東西所以很容易的塞進肛塞了。又拿出衣服叫我們穿上,每人2雙絲襪,一雙是長筒的穿在里面一雙連褲的穿在外面,然后穿上一套休閑服,也沒有叫穿內褲。雖然都絲襪很薄可是天氣這樣的熱還是很難受,在屋里有空調還好,等出了門才感到這里比我們這邊還要熱很多。頓時腳已經汗濕了。身上也是。

其實我和小穎早就餓了,尤其是小穎估計已經是眼冒金星了。吃飯的時候我們都狼吞虎嚥的吃起來,淑女的形象早就被拋在了腦后,而主人則一邊微笑的看著我們一邊勸我們慢點吃。不一時只見小穎突然停住了,臉色也有些變了,悄悄的和主人說了什幺。主人也沒有去理會她,還是在那慢慢的吃自己的那份。沒過一時我明白了小穎為什幺要停了和有些痛苦的表情了。她一定是有了便意,因為我現在也有了,估計剛才是餓的所以灌了東西沒有感覺便意,現在肚子有了食物所以 我的汗也慢慢的流了下來,痛苦的一個手捂著肚子一個手握緊了筷子。腳在皮鞋里都蜷在一起。

“我們回去吧,主人!”我在主人耳邊小聲的懇求到。

“等我吃完啊,怎幺了?”主人陰笑著故意問到。

“我很急啊,求求你了!”我說。

“什幺很急?”他還真能耍我們,可是為了趕快回去只有繼續懇求了

“上廁所啊,求求你了,我們回去吧,憋不住了。”我對主人說。

“我吃飯的時候不要在說這幺噁心的話。”主人打斷了我的話。

我看看小穎,只見她知道懇求也是沒有用的,又怕被別人看到她痛苦的臉所以趴在桌子上。我也不在說什幺了,知道沒有用的,只有忍了,其實不忍也沒有辦法,鎖不開,肛塞不區出來更本排泄不了。時間感覺過的很慢,每分鐘都是在堅熬。終于主人吃完了。我們站起來走到門口都坐在車上。哇,汽車發動每顛簸一下都有大便出來的感覺。我情不自禁‘啊’的叫了出來。司機奇怪的看了我們一下說:“你們怎幺了?”

“沒有什幺的,她肚子痛。”主人笑著說。

好不容易到了家,主人說:“現在游戲正式開始了,以后你們都要聽話,我要你們做什幺你們必須的做,不然,嘿嘿 ”

我聽到主人的笑都感覺汗毛都豎了起來。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這幺多了只想趕快解決排泄問題。“把衣服脫光。”主人命令道。

我們順從的脫下衣服,只留絲襪,我們站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痛苦的捂著肚子。主人把我們的貞操帶解開,但肛塞還是沒有去掉,“好就在這里解決。”主人說。

“這里?這里怎幺解決啊,不是要排泄在大廳吧?”小穎奇怪的說。

我也在納悶,地上這幺乾凈。“當然不是,那樣會弄髒我的地板。不要問這幺多,馬上你們就知道了。”說完他拿出一捆繩子。就開始動手綁起小穎。

“求你先叫我方便一下在綁吧。受不了了啊!”小穎懇求著主人。

“馬上就會叫你們方便的,再忍忍吧!”主人一邊說一邊把小穎已經上身捆上了繩子,然后到我。捆完后又拿出2個中間有管子的口球把我們每人的嘴里塞了一個,口球很大塞的嘴里滿滿的。又拿出了膠帶把嘴的邊上都粘上,這樣嘴只能從中間的管子通氣了。然后把我們的身體綁在一起再把我的頭按在了她的檔部,塞在褲襪里。主人叫小穎用雙腿把我的頭夾緊,用繩子把我的頭和她的腿固定在一起不能動,她的頭也同樣被綁在了我的檔下,我是又羞又有點噁心,到底要做什幺啊。現在我倆被綁在一起也動不了。

“現在你們還想方便嗎?”綁完后主人得意的說。

我們不能說話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表示想。“那好現在看你們自己配合和哈哈。”主人大笑著說。

說完把小穎肛塞下的一個活動的螺母扭下并迅速把我嘴里口球通出的管子塞進燕姐的肛塞下的洞里。把小穎的口塞也用同樣的方法塞進我的肛塞里。我們明白了他的意識,要我們互相喝對方灌進的飲料。我想想就噁心別說喝了。我們拼命的扭動身體和‘嗚嗚’的叫著。

“我知道你們不愿意。隨便你們喝不喝。我也累了去休息一下,你們就在這里休息吧!”說完不管我們的抗議就走了。

我雖然看看不到主人可是聽到他遠去的腳步聲,知道在掙扎也是沒有用的,我用舌頭頂住口塞的洞眼不讓飲料流進嘴里,我也感到我體內的飲料也沒有減少,相信燕姐也是頂住了洞口。可是便意還是很厲害,真的受不了啊,好痛苦 ~嗯嗯,眼淚不停的留了出來。第一是肚子實在很痛,第二被繩子捆的很緊。還有就是感到羞辱。我內心在掙扎的時候感到肚子里的飲料在往外留。

我估計小穎也受不了了,這樣也不是辦法,所以就只有放棄抵抗 我含著淚鬆開了舌頭。飲料頓時留進我的口里 我的心里頓時反胃,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想這個飲料是從什幺地方流出來的。全當在用吸管在喝杯里的飲料 只能這樣安慰我自己。

“現在游戲正式開始了!”我想起主人說的話心理就特別的害怕,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怎幺樣對我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