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沖動奸母
沖動奸母

沖動奸母

母親在高中畢業后,因為家庭狀況不好,就投入軍旅生涯中,熙熐熂熉這一進去就是快二十年頭,如今快四十的母親,終于要領到終身俸可以休息,從小生活在軍事家同中的我,摸摷摍摟除了嚴厲兩字以外,我實在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可以形容。


  母親早婚,與村里一個小開結婚,生下我沒多久后,可能母親常常待在軍中,老爸屌癢就到處找女人,在我國小時,母親牽著我的手離開,到一個離部隊比較近的地方,重新生活。


  我從小就知道母親是職業軍人,在我印象中,母親是渾身就是惡魔的化身,我不知道被扁過幾次,直到我現在升到大學,母親階級也開始變高,自由時間也比較多,如今母親快要退休了,我心中當然也非常開心,而這一路走來,母親始終沒有再找過第二個男人,在我開始懂得性事后,我漸漸的發現,母親其實姿色算是不錯。


  固定體能訓練,加上生活作息正常,皮膚有些滄桑,乳房隨著運動操課,并沒有很大,但是軍人站挺的翹臀,感覺很結實,留著一頭代表階級很高的長馬尾,我開始懷疑母親是怎幺解決性需求,難不成是找別的軍人做愛?不太可能吧,那不就好幾十年都是自己DIY,其實我并不是很喜歡亂倫,只是好奇而以,從好奇慢慢開始迷戀母親。


  偷開母親的柜子,里面衣服都擺的整整齊齊,稍微翻了一下,發現內衣褲都是非常樸素,找不到情趣用品,有點失望,母親現在都會申請上下班,就是晚上會回到家,看著母親穿著軍服,聽朋友說女兵通常穴都很癢,放假就想找男人爽一下,只是不像我們男生這幺直接而以,不知道母親性慾強不強,說不定很渴望男人壓在她身上,下體不停的抽送。


  母親是個一闆一眼的人,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答應的事決不反悔,這種軍事風格,是母親身為軍人最大的優點,但也是缺點,我看著母親以前年輕的照片,長相標誌,一臉可人兒,穿著陸軍的迷彩服,長筒黑膠鞋,頭戴鋼盔,手持槍,立正站好,真的是有巾幗女英雄之風範,我看著照片,開始意淫起母親,右手套弄著陽具,想像姦淫著穿著軍服的母親,直到一個速度加快,一股濃精直接射在照片上,我才舒坦許多。


  母親回家后,就比較會卸下軍人的一面,而成為一個母親,因為是單親家庭的關析,所以母親隨著我長大后,已經開始漸漸溺愛我,比較沒有這幺嚴肅,但也只是局限于沒穿軍服的時候,母親在家都穿得很保守,我開始故意穿著四角褲在家中走來走去,有時候聽到母親一大早起床要去軍中,我都會故意挺著晨勃的肉棒,穿著四角褲,不經意的假裝上廁所,發現母親總是有意無意的在偷看我下半身。


  這也難怪,畢竟我的挺起的肉棒,也不小,我開始暗示母親,跟他討論說為什幺不在找一個男人嫁了,母親總是笑笑的說,有我一個麻煩就就很多了,可不想再來一個,我決定用蜜糖炸彈攻擊母親,說好話,送禮物,貼心的對待母親,母親一開始還很不習慣,直到我次數多了,也就習慣我這樣貼心的行為,直到我發現母親看我的眼神越來越不對,我就知道,母親開始對我有感覺了。


  母親也是女人,我猜母親有時候發呆,是因為在想一些有的沒有的,我猜母親也在猜,我為什幺變的這幺體貼,這種母子攻防站,應該也算是另一種戰爭,既然母親有時候都會偷看我,那我就更大膽一點。有次母親跪在地上擦地闆,狗爬式的屁股整個挺了出來,我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那種經過鍛煉的翹臀,沒有多余的贅肉,渾圓飽滿,如果我扶著母親胯骨,很狠的插進肉穴,會是什幺樣子?


  母親站了起來,發現我在她身后偷看她,看了我的下體,竟然不自覺的勃起,我馬上害羞的轉身就走,直到現在,母親這才真正明白,原來,自己的兒子,竟然在意淫自己的身體。我開始擔心母親知道后會怎幺樣,因為母親也沒跟我聊過性話題,今天早上,我在一次挺著肉棒假裝要去廁所,母親看到我的龜頭整個伸出褲口,母親望了一眼說,要我把褲子穿好,說有話對我說。


  我心想,這下慘了,不知道會怎幺樣,睡眼惺忪的我,坐在客廳,母親整理一下軍服,輕坐在我旁邊,語重心長的跟我聊了不少性話題,問我有沒有手淫,或者跟女朋友做愛,有沒有戴保險套,其實我都有,我只假裝有手淫習慣,但是沒做過愛,母親皺了一下眉頭,問說我這陣子是不是做縱慾過度,甚至好像還有話想說,但是還是決定不說,母親就匆匆的離開了。


  跟母親談過之后,我與母親之間的互動變得很奇妙,有時候兩個人都會互相望著,不發一語,而母親卻都會低著頭,眼神飄忽不定的看著旁邊。直到有一天,母親剛放假回來,吃了一點感冒藥,連軍服都沒換下,就躺在沙發上沉睡過去,我看母親側躺在沙發椅上,頭枕著沙發兩旁的扶手,一臉倦容的樣子,我輕搖母親身子,問母親要不要回房去睡,而母親只是發出幾聲聲音,回應我而以。


  我把母親胸前的扣子慢慢解開,告訴母親這樣比較沒有壓力,母親眼睛半開,朱唇微張,想用手停止我的動作,可惜感冒藥里的安眠成分,讓母親有意識,但是身體卻沒啥力氣,只能任由我解開胸前扣,把皮帶順便拉下,順便把褲腰上的扣子打開,這時母親急了,勉強的把身子上挪了一下,將美背靠躺在沙發上,脖子枕在沙發扶手上,眼神迷濛的看著我。


  此時我以饑火難耐,母親兩腿緊緊夾住,雙腿屈膝,我乾脆兩手握在母親的膝蓋上,用力左右各自一扳,母親兩腿呈現青蛙腿姿勢,母親嬌喘一聲,雙手擋在私處,眼角泛淚,想說什幺卻說不出來,可能是太想睡了,用意志力在撐,應該是知道我自己的兒子,要對自己做什幺了吧?


  我嚥了嚥口水,用手指輕輕底祝母親私處,隔著薄軍褲,重壓慢移蹭著母親的肉穴,母親兩只小腿無力的踢著我,母親越是掙扎,我就越是想要得到母親,哪怕是強姦,也要爽一次母親這個饑渴軍人。我將母親的上衣軍服左右拉開,露出母親的香肩,在用力往下一拉,拉至手肘處,母親的胸前、脖子、美背,在我眼前一覽無遺,我看著母親呼吸起伏的胸部,穿著一件白色素裝的內衣,兩顆圓潤小小的乳球。


  被調整型內一整個把乳溝給擠出來,我硬把身子壓在母親大腿中間,兩手抓住母親的小腿,先往后用力壓著,直到母親放棄掙扎,才把小腿往上抬,在左右扳開,母親的臉側著,不愿看我,我將身子壓下去,吻著母親的耳朵,母親不停的啜泣,兩手不停的推著我的胸膛,我順勢把母親兩手手腕抓住,往上一拉,把母親雙手固定在沙發扶手上。


  我用舌頭慢慢品嚐母親的耳朵,母親有氣無力的說「要不是我吃感冒藥,渾身無力,我早就打死你這幺不肖子」,我舔著玉頸,吻著脖子移到下巴,用手硬把母親的臉轉正,鼻頭互相頂著,我感覺母親的鼻息加快,母親兩眼嬌波,柳眉倒豎,看得出來很生氣,但拿我沒辦法,我問母親說「媽,你守寡這幺多年了,難道都沒有跟別的男人發生過關析?你敢肯定嗎?」。


  母親這時眼眶泛淚的說「媽也是女人,更是軍人,怎幺可能都自己解決...」,我在問「那媽你老實說,你想要時,都找誰發洩,是不是軍中其他的軍官」,母親臉色微紅的說「我...我跟誰不關你的事吧,倒是看看你,你現在想對我做什幺?」,我淺笑說「母親如果你背著我跟別的男人上床,那我只好強迫佔有你,母親是軍人,也是我的母親,更是我的女人,我不容許有別的男人碰母親」,母親喘了一口氣說「傻孩子,母親守活寡這幺多年了,怎幺可能...還敢跟其他人...做那種事..」。


  我心想「賓果,被我猜對,我故意這樣問,假如母親有跟其他男人發生關析,我就生氣硬是奸了母親,而母親回答說沒有,那正好,更能確定母親必定是很久沒被男人給摸過,必定性慾難耐,無論母親回答什幺,我都可以有理由上了母親,如今只要說扶母親,愿意跟我做愛,那母親以后必定是我的女人,亂倫刺激,母子相奸,家中有個美母,當然自己吃,哪能給外人用」。


  我將嘴唇靠近母親的香唇,母親扭頭躲開,赫嚇問說「我都回答你的問題了,你還想對媽做什幺?」,我不停狂吸的母親的香唇,母親一直擺頭躲,我一氣之下,右手虎口固定母親的下巴,手指擠壓著母親的臉頰,母親怒容說「你...你別太超...」,超字還沒說完,我一口吸吮蜜唇,手指加力,硬把母親的嘴巴擠開,露出牙關,我的舌頭順勢伸進母親口腔,與母親靈舌交纏,此時母親的身體已經漸漸無力反抗,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吸爽母親的嘴唇后,兩手愛撫著母親的乳球,含著胸罩捏、揉、搓、壓,手指一勾胸罩上緣,母親眼睛半開看著我,用力將胸罩往下拉,兩顆白皙乳球順勢彈了出來,乳頭是令人驚訝的粉紅色,代表母親真的沒有,與別的男人在發生過關析。我先貪婪的吸了一下乳頭,鼻子擠在乳溝中,嗅了一下,濃濃的女人乳香味,令人性慾大開。


  兩手開始玩弄母親的乳球,母親秉著鼻聲,只有臉上微微紅潤,我右手將母親的褲子拉鏈下拉,整個軍褲直接脫掉,一件傳統白熱內褲,我抓住內褲側面的鬆緊帶,兩手用力拉扯,直接撕破,悅耳的撕裂聲,母親的陰毛和外陰唇,在我面前裸露出來,我手指輕輕的挖搔了一下外陰唇,發現淫水早已經濕透了,當下直接兩手托住母親肉臀,往上一提,直接用嘴幫母親口交,瘋狂吹吸肉穴。


  母親當場呻吟一長聲,兩只小腿肌肉緊繃,整個腳被彎曲,看來忍了十幾年的密壺,如今被兒子用嘴唇吸吮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是丟臉、是害羞、是生氣、是無奈,更是身為人母的羞愧、身為軍人的恥辱,但是身為女人,身體反應卻是實實在在的,渴望男人帶給她真正的性愛,讓他高潮,當下我手指兩指探入母親肉穴,一個字,緊。


  而且很吸,很夾,濕潤,我用手指快速的抽動,母親不停的呻吟,現在光是用手指就感覺很擠,那等等用肉棒呢?想到這樣,我的陽具早已經硬了起來,手指在加快動作,母親不停的哀叫,忽然感到肉穴理流出溫熱的淫液,沒錯,母親高潮了,母親的整個身體不停的顫抖,隨即動做起伏變小,最后喘氣連連,整個人癱軟的沙發上。


  像斷了線的木偶,我看時機成熟,脫下褲子,露出肉棒,把肉棒挺在母親嘴邊,用龜頭磨蹭母親的嘴唇,母親閉眼不愿張開嘴巴,我只好捏住母親的鼻子不讓他呼吸,最后忍不住了,一張口,我就直接把龜頭灌入母親口中,母親恨毒的看著我,我只好自己扭動腰,在母親口腔里抽動,我看母親不愿意替我吹,乾脆傳教士體位,母親這才慌張的喊說「不行...那里..不行」我握著肉棒,用龜頭磨蹭外陰唇,母親哭求的說「求求你了,其他都可以,就那里,不準插」,我說「母親你也想要吧,就這次了,我保證讓你舒服,我要讓母親享受真正的性愛」,隨即扭動腰,把肉棒緩緩個塞進肉穴,濕潤溫暖、滑膩多汁,母親的肉壁很夾,直到整個跟沒入,停在母親肉穴里,母親早已經無力反抗,整個身體隨著我抽插而晃動。


  乳球不停的上下搖晃,我兩手捏掐乳房,不停的大力抽速陰莖,把母親當作AV女優那樣強姦,趁母親身體虛弱時,在沙發椅上硬干母親,整個淫水流滿沙發,母親那種悶吭聲,更是讓我興奮,我把母親兩腳壓到乳球上,用力夾緊母親的小腿,讓母親肉穴更緊實,我的肉棒在硬一圈,母親的浪叫聲越來越大聲,從屈辱,被強姦,讓兒子亂倫自己,到最后整個人乾脆享受肉棒帶給她陰道的快感。


  我一個龜頭酥麻,把肉棒拉出來,在大力回灌,頂到子宮頸,一股濃精射在母親深處,在拔出陽具,把剩余精液射在母親軍服上,肉棒不停著顫抖,母親上衣軍服肩上的階級臂章,上面沾滿我的精液,最后母親全身酥軟的坦在沙發上,在感冒疲勞之下,加上忍了幾十年的性慾,終于跟男人做愛而高潮的酥麻感,讓母親躺沒多久就沉睡而去,而我看著母親的身體,我真的強姦了身為軍人的母親。


  射完精后,我的腦袋變的比較清晰,我把母親摟上身,全身衣服脫掉,抱著母親去淋浴,母親半醒中,只能任由我擺弄母親的美體,母親的身體好軟好香,雖然只是沖澡,但剛剛的做愛讓母親出了一身大汗,最后母親在床上,在一次沉睡過去。之后,我與母親裙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我摟著母親的柳腰,母親背著我側睡,我將肉棒蹭在母親的肉臀后面,使勁塞蹭在股溝中,手掌捏著母親的乳房,隔天早上,我醒來時,母親早已經離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