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僵尸嬰兒
僵尸嬰兒

僵尸嬰兒

我剛參加完一個朋友的18歲生日聚會,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晚上我們玩得很高興,喝了很多酒,我稍微有點醉了。


  我也18歲,是個年輕的,非常漂亮的女孩,不管我參加什么聚會,都很受歡迎。


  這個夜晚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夜晚。


  我玩得有點累了,想盡快回到家,好好睡上一覺. 我有一個選擇,花一半的時間穿過一片墓地回家,還是花較長的時間從原來的路回家。


  「去它的,」我說,然后走進了墓地。


  我從小就不喜歡墓地,這里總是陰森森的,讓我感到有點恐懼。


  而我現在則在深夜2點鐘在墓地中穿行,但這可以讓我早一點上床休息。


  今天晚上是滿月,明亮的月光傾泄在大地上,使我能看清前面的路。


  地面上不知為什么有很多霧,一直到我的膝蓋,但我很快就會到家,一切都會好的。


  當我大步走在墓地中時,我聽到一聲響聲,象是低低的呻吟。


  「一定是有人聚完會后喝醉了。」我想道。


  我輕輕笑了笑,繼續向前走。


  現在我已走到墓地的中央,呻吟聲似乎更大了。


  在墓地中間大概有10棵大樹,呻吟聲就從那兒傳來的。


  我笑了笑,決定去看看是誰在那兒躺著。


  我悄悄的來到一顆樹后,探頭向四周望瞭望,但沒有人在,我又小心的來到另一顆樹后,然后一下跳了出去。


  笑著大聲叫道,「嗨!」但仍然沒有發現任何人。


  我一顆樹一顆樹的查看,可沒有找到人。


  我開始感到有點無聊,正當我要離開時,我聽到一聲很大的呻吟聲從一顆我還未查看過的樹后傳來。


  我向那顆樹跑去,面對著它,然后跪了下來,我告訴過你我有點醉了。


  我慢慢的爬了起來,揉了揉鼻子。不知道他們看到我會是什么表情,該不會嚇壞吧。


  「該死的,才不管它呢。」,我笑著想到。


  我大概有5英尺3英寸高,105磅,我可以很容易的踢到他的球,他的愛人一定會被嚇得不知該怎么辦好,我能很容易的跑掉。


  我高興的向樹后望去,看到一個很好的肌肉強健的男人的屁股。


  事實上我看見的是一個裸體男人的后半身,我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強壯的屁股。


  但只有他一個人,站在那兒。


  他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聲。


  我猜想他一定在自己手淫。


  我的好奇心更強烈了。


  我想看他揉摸自己的雞巴,我想要看看他的雞巴的尺寸,到底有多大。


  我藏在樹后,探出身去,想要看到他的前面部。


  但我的手卻從樹上滑脫,一下趴在地上。


  我倒在煙霧中,聽到他向我走來。


  我很快站起來,想要向他道歉,但我卻說不出話來。


  我驚呆了的站著,幾乎不能呼吸。


  那個男人正面對著我,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他的皮膚是藍色的,臉上爛糟糟的,一只眼珠子吊在他的臉頰上,嘴里只有5顆爛牙,嘴里還流著血。


  身上有個大洞,黃色的液體滲了出來。


  一道巨大的傷口從胸部一直到小腹。


  蟲子和蛆從他小腹的傷口中爬了出來,他的雞巴又粗S硬,但上面卻粘滿了爛肉。


  這個東西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上下左右的打量著我。


  「我要趕快跑,」我下意識的想道。


  那個東西的呆滯的褐色眼睛盯著我,露出了嚇人的笑容。


  我使勁的搖了搖頭,才回過神來。


  這個東西呻吟著說出的一個字使我毛骨悚然,它說的是「陰道。」我轉過身,不知是那個方向,拼命的跑起來,我不介意會跑到那兒去,只想快的遠離這個僵尸。


  當我正在跑時,我的腳被地上的一個東西抓住了,使我跌在了地上。


  因為地上的濃霧,使看不到是什么東西抓著我,但我又很快的站起來,那具僵尸在我身后搖搖晃晃的向我走來,它走得很慢,我想它不可能抓住我。


  我再次的想要跑,但腳被什么東西抓著,使我又跌倒在地上。


  湊近腳邊一看,我嚇得尖叫一聲。


  我看見一只從地下伸出來的手抓著我的腳踝。


  這只手上的肌肉幾乎完全腐爛了,但卻很強壯。


  我用力的搬著這只手,想要使腳踝掙脫出來,但手指間只抓下了一些腐爛的肉。


  當我拼命的想要掙脫腳踝時,另一只從地下伸出來的手抓住了我另一只腳踝。


  「噢,天啊,救命!」我尖叫著。


  接著我的褐色長發被抓住了,我的頭被拉向了地面。


  是那只我拼命想要搬開的爛手抓著了我的頭發。


  另外兩只手又從在下伸出來,抓出了我的手腕。


  現在我的手腕和腳踝都被緊緊的抓住了,我大聲的叫喊。


  但另一只手又伸過來捂住了我的嘴,另外四只手從地下伸出,兩只手分別抓住我的兩個乳房,另外兩個分別放在我的兩個屁股蛋上。


  兩只捂著我乳房的手撕開了我白色的襯衣,鈕扣飛蹦出去。


  它們又拉掉了我的乳罩,使我豐滿的乳房和勃起的乳頭暴露出來。


  躺在地面上使我感到有點冷。


  在我屁股上的兩只手則撕掉了我的裙子,然后死死的抓著我的屁股。


  兩只抓著我腳踝的手則慢慢的上移來到我的膝蓋后。


  兩只手都非常大,能握住我整個膝蓋. 兩只手向前推,使我的膝蓋貼近我的胸部,然后將我兩腿大大的分開. 盡管一只腐爛的手捂著我的嘴,但我仍然拼命的尖叫著。


  「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我想道。


  我聽到低低的呻吟聲,從我的兩腿間望出去,是那個僵尸。


  它看著我,臉上露出丑陋的笑容,然后又呻吟著清晰的說出那個字,「陰道。」那兩只扯掉我襯衣和乳罩的手開始揉捏我的乳房。


  捏、放、捏、放,一次又一次,象臺該死的機器。


  僵尸跪在了我的兩腿間,用一只手扯掉了我黃色的花邊性感小內褲。


  我嚇得渾身顫抖,嘴里傳出壓抑的尖叫聲。


  它分開我的陰脣,將它那沾著血的紫黑色舌頭深深的刺入我柔軟的、濕熱的陰戶中。


  當這冰冷的舌頭侵入我濕熱的小穴中時,我不停的尖叫著。


  我能感到它的舌頭舔舔外陰脣,然后又深深的插入小穴內部,磨蹭著我的陰道壁。


  在我尖叫時,它繼續的玩弄我,它將紫黑色的舌頭從我的小穴中抽出來,開始吮吸我的陰蒂。當它舔著我的小豆豆時,我的小腹繃得緊緊的。


  我的呼吸變得越來越快,而那兩只揉捏我乳房的手動作也加快了,我感到自己就快要達到高潮了。


  「我怎么會這樣?」我想道「我真得會在這死人的強奸下達到高潮?」事實確實如此,強烈的高潮襲來,使我幾乎要昏眩過去。


  我的胳膊顫抖著,我的大腿痙攣著,我的眼睛閉上了,尖叫聲變成了快樂的呻吟聲。


  那具僵尸目睹著我在它面前高潮了,它地爛糟糟的臉上又露出了鬼異的笑容。


  當我的高潮結束后,我感到胃里有點不舒服,我想要吐了。


  我望著兩腿間那具藍色的腐尸,恨不能殺了它,可是,你知道該怎樣殺掉一個已死掉的東西嗎。


  那兩只揉捏我乳房的手還在動作著,我的乳房因為高潮和它們的擠捏而脹大了。


  我看著那具僵尸,它冰冷的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


  我不敢相信接下來它會對我干什么,但那確是真的,它趴在了我的身上,準備操我了,要和我性交。


  我用力的扭動著雙手,想要將它推開,但沒有成功。


  我的膝蓋被緊緊的抓著,四肢分得開開的。


  它的臉正對著我的臉。


  「陰道。」


  然后,它冰冷的硬硬的雞巴插進了我又熱又濕的小穴。


  我尖叫著,當它開始溫柔的強奸我時. 它嘴里的血滴在我的脖子上,它的那只掉出來的眼珠子在我眼前搖晃著,不時碰到我的臉頰和鼻子,我想我都快要發瘋了。


  它繼續的抽插著我的小穴,緩慢而有力的。


  它腐爛的陰莖就象一根粗大的冰柱在我小穴中進進出出。


  將它該死的雞巴深深的插進我流淌著愛液的陰道,它的呼吸介於血腥味和腐尸味之間. 它低下頭來舔我的左乳頭,它的爛牙碰到了我的乳頭. 我又嚇得尖叫起來。


  那兩只死人的手還在不停的擠捏我的乳房。


  它邊操著我的小穴邊舔著我乳頭上從它嘴里滴出來的血。


  我感到胃里非常的不舒服,轉過頭開始嘔吐。


  現在的我,赤身裸體的躺在地上,四肢被死人大大的分開,正在被一具僵尸強奸。


  它正用它那腐爛的又冰又冷的雞巴抽插著我的小穴,一邊舔我乳頭上的血。


  每一次當它插進我時,我的嘴里都會吐出一些東西。


  它不再吮吸我的乳房,抽插的節奏開始變快。


  我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了,盡管我不想它那樣。


  它要在我濕潤的小穴中射精了。


  我拼命的掙扎,但卻沒有用,它弓起背呻吟道。


  「陰道,」


  然后將它冰冷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小穴。


  我身體的反應出賣了我,我再次的達到了高潮。


  一定是因為我的陰道內很濕很熱,而它的陰莖和精液卻很涼。


  冷熱相交帶來極大的刺激使我達到高潮。


  我整個身體顫抖著,陰道緊緊的含著它冰冷的肉棒,擠壓著它,想要搾出它的每一滴精液。和正常的男人在我小穴中射精不一樣。


  它不粘也不熱,它象冰一樣冷,成塊狀的。


  就象有人將冷的壞牛奶倒進了我的陰道。


  你知道壞牛奶是什么樣的?它會結成塊并很涼,這就是它的精液注進我小穴中的感覺. 它從我陰道中抽出了冰冷的肉棒,然后走開了,而我仍然處於極度的高潮之中。


  那些抓著我的手又慢慢的縮回了土里. 首先是抓著我膝蓋的手,然后是捏我乳房的手,抓著頭發的手,以及捂著我嘴的手。


  我無力的的躺在那兒睡著了。


  當我再次醒來時,太陽已露出了頭. 我抓起衣服跑回了家,每個人都還在睡著。


  我趕快來到浴室清洗我的身體. 當我洗完澡躺在床上時,開始回想在墓地上發生的事。


  一定是聚會時有人在我的酒中放了迷幻藥,使我產生了幻覺吧。


  但僅僅過了一個月,就有發現自己懷孕了,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


  我的體型偏瘦,外表并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又過了兩個月,嬰兒卻突然降生了,是個男孩。


  但醫生和護士卻對我說,是個死嬰。


  我問他們嬰兒的情況,他們對我說,他的皮膚是藍色的,身體冰冷。


  第二天我就出院了,但我卻發現我的乳房分泌出了奶,但奶卻帶著血,而且是冷的,不是熱的。


  我非常驚慌。


  晚上,我偷偷的溜回到醫院的太平間,我的嬰兒緊緊的抓著我。


  我掏出乳房,將乳頭入在他的嘴里,然后將帶著血的奶水擠進他的嘴里. 他的眼睛張得大大的,開始吮吸我乳房里的奶。


  他的眼睛和頭發很黑,他的身體是藍色的,冰冷的,象他的父親. 我生下了一個僵尸嬰兒。


  在我們離開醫院時,他緊緊的貼著我的乳房。


  我抬頭望著天空,不知道我們將來會怎么樣,但,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完】